此一别,何时续约

曾有一灯,经年累月在祠堂受香火熏染, 遂得灵性,可幻化为一俊秀男子。 后宗祠衰败坍塌,只剩下断壁残垣,恰行客陆子匀游历至此, 见废墟中隐隐露出的灯架一角漂亮异常,俯身拾之, 瓦砾尖锐,不慎划指,有血染灯, 机缘巧合之下陆子匀竟与灯结成生死从属之契。 无论何时何地,陆子匀有危,灯须挡其伤。 陆匀对这盏灯呵护备至,日日拿绸布擦拭,添上好的灯油入内。 亦时常唤其变成男子与自己喝酒聊天吟赏风月。 然灯心向自由,深恶痛绝与陆子匀相处,几度诱人杀之,然,因契之力,未有得逞。 灯不死不灭,唯结契之人可杀之灭之,若当远离,别无他法。 后灯只求一死解脱,屡次激怒陆子匀,终得一日,陆子匀气急之下,失手灭之。 传闻说,次日起,陆氏子匀深居房中数月不出,这段时间过后,神情举止一切如常。 无人得知,陆子匀直到老死那天, 案前,都放着一盏光亮如新却怎么也点不燃的灯。 此为后话,暂且不表。
分享到:

此一别,何时续约的评论发评论

加载中,请稍等...

写评论

  • 你可以输入300个字
  • 评论
  • 00:00/00:00

诚信为本的其它日志

喜欢这篇日志的人还喜欢了

在这里关注听蛙

关注听蛙微信,好音乐手机试听
扫码关注,手机听音乐
扫码,手机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