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喜相合人妖之恋辛苦磨折 浮沉来去有情人终长相厮守

    这几日,海势骤剧。海浪激涌,狂风吹彻,雨瀑倾泻,不复以往的平和安稳。少年渔夫的父母早早就永远沉睡在了海里,只有爷爷一人靠捕鱼补贴家用,可爷爷也已经年迈,小房屋立在海边,爷爷不耐风吹雨淋,染了风寒,家中油米无多,迫于生计,少年不得不瞒着爷爷,在一个天气姣好的清晨,收拾好渔具,随意带些干粮和水,独自出发进海。 少年虽是年幼,仅只二八之数,但从幼时便就常常出海,和爷爷跟随着一干老手,总是收获不菲,满载而归,少年耳闻目染之下,也是经验颇丰,但这几日风高浪急,大船怕遇事故,并不出海,少年独自一人是不得已而为之,但他毕竟是少年心性,又从未遇到过什么太大的风浪,故是相信自己。                                                          他依照着听到的经验,拨弄着船桨,不断向前进发。这段时间,天气委实异常,出海机会无多,此次既舍命前来,定要欢喜而归。 他既然已有此志,心潮澎湃,但看着眼前暗淡无光的水色,不免忧心仲仲。不经意间他一回头看到了另一只船,而那船主似是早就发现了他,见他回首,急忙向前赶来。原来是邻家大叔的儿子大虎,比他长三岁,打鱼经验也甚为丰富。他们互相问好,交代了缘由,原来是志同道合,便结伴而行。有人做伴,他们两个也长了不少底气,决定泛向更深处。天气难如人意,正当他们已小有收获,准备稍后就回返时,海势一烈,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两人措不及防下,纷纷被海浪冲散。少年着急惶恐,只能尽力保持船的平稳,随波逐流。                                            层层的海浪打到少年的船上,摇摇晃晃,少年咬牙支撑着,极力抵御侵袭。就这样任之从之,少年迷失了回家的方向,只能在海面上游去游来,此时余粮无多,在海上空耗,最后只会粮绝,唯一的希望就是大虎安全回返,叫来长辈们前来救他,否则只有死路一条。越想,少年心中越是担忧和害怕,他不想重蹈他爹娘的覆辙,沉睡在海里,最后喂给他们一生的对头,大鱼。他在脑海里不断回想着以前和大人们捕鱼的经历,搜寻着是否有一条似曾相识的海路,指引着他回去的方向。只是大海苍茫,他并没有做海标的经验,决定哪里也不去,就在原地等待救援。是夜,此时少年吃完了最后一口干粮,凛冽海风吹打着他的脸,湿重的海水让他感到一阵阵寒意,他已绝望。                                就在少年准备躺在船上,由天定生死时,海面上忽然响起了一阵飘渺的歌声,少年初绝入耳,便就忽地倒在船上,一睡不醒。 再醒来时,他发现他已到了岸上,怀中抱着满盈盈的鱼篓,一位少女坐在他的身边,绕指玩弄着缕缕青丝。少年惊为天人,呆呆地看着眼前美丽的少女。少女掩口一笑,轻移莲步,缓缓向前走去。少年拍了下脑袋,快步走到了少女的面前,向少女表示感激,并决定带少女回家去,丰盛款待。少女此时无去无从,亦有此意,便欣然答应。少年向爷爷诉说了自己的经历,爷爷对眼前的救命恩人也是满心感激,便下米煮粥,煎鱼招待。少女只是慢条斯理地吃了几口粥,对鱼丝毫未动,眼里竟是怜惜与不忍。少年看到此景,略知所以然,出言相劝。                                 少女坦白了自己的身份,竟是人鱼一族的公主,因宫中发生巨变,不得已出海到岸,躲避危难。少年知前因后果,不再提此事,端走了桌上的鱼,和少女一起吃粥。少女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天色已暗,少年和爷爷在劈柴烧火,海雾又重了,天气潮湿,爷爷身体难受,就以此取暖祛寒。少年看着爷爷蜷缩在火堆旁,眼里留下了热泪,上前紧紧地抱住了老人。少女不知何时回来的,手里拿着一把草药,递给了少年,让他用火熬煮,或许有用。少年依言去做,喂爷爷喝下后,果然大有作用,老人恢复了精神,可少女不知又去往了何处。日子就这样风平浪静地过着,老人因少女采的药,大病痊愈,大虎也安全回返,让他心里踏实了不少。                                                                少年知道她的身份后,决定不再出海,便跟着少女外出采药,维持生计, 日子也是安稳踏实。二人日久生情,少年喜欢少女的温柔美丽,细致用心。少女对少年的知恩图报,尊老重道,憨厚可爱,刮目相看。二人就这样互相爱慕,情意滋生。可少女明白自己的身份,她是妖,注定不能和人一生终老,她知道少年会因为她饱受外人非议,那些指指点点会让少年一家无法再这里立足。一个夜晚,她带着留恋与不舍,吟唱着初次见到少年时的歌,化身原形,一条有着湛蓝色的长尾的人鱼,划过映着沉沉夜幕的海浪,告别了她心中的眷恋。碧波摇曳着转瞬间变成了蓝色,和少女的泪一般无二。她想起了少年初见她时的第一眼,呆呆的,有些可爱。又想起了少年慌忙端走盛着鱼的盘子时的歉意与真挚,辨认草药时的手忙脚乱。那些药实际上是自己幻化出来的,否则荒郊野岭哪里可能有遍地的药物,想到这里,少女扬起了嘴角,或许到现在他都没发现他早就被骗了,可她对少年坦诚无私的信任感到歉意。这样的离开真的有意义吗,回到宫里,又会有什么未知的危机等待着自己,这一切都是未知的,可为了少年她别无选择,人妖之恋注定不会有好的结果,自己是妖,寿命无尽,大可以以法力接受罚惩,可他不同,一介凡人,无能为力,在不明不白中被动地承受,她于心何忍,只能忍痛离开。前行叵测,她不知道是否会牵连到少年一家,就留下了一封书信,告诉他永不要向北出海,并留下了她随身携带的珠玉,珍重,                                                                                  激浪涌动,暗潮连波,少女轻轻摇摆着鱼尾,屏气凝神,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的一切,此时她已经进入宫外,眼前凄败的惨情,令她心跳如雷,目光为之一黯。不出她的意料,仇家果然找上门来,但她的家园在她数月之前离去时仍旧完好无损,可此时宫倒人散,不显丝毫生机。少女缓慢游动着,不敢有丝毫大意,她猜测或许还有生还者,她要知道这前因后果,无缘无故,速度怎能如此之快。正当她思索之时,眼前光芒一闪,她竟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原处。 仍旧是悄无声息,深不见底的鱼宫再次恢复了先前的死寂。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波浪翻滚,升腾的气泡中,一颗深蓝色的珠玉,泛动着莹莹光泽,和少女送给少年的那颗颇为相似,一翻旋动后似是确定好了方位,向南行去。                                                                                                                                      少年一觉醒来之后,找不到少女的踪迹,以为她趁着天高气爽的清晨之时上山采药,只是却奇怪他们这几日总是形影不离,上山时她总会叫上自己,并且多是在下午。他摇了摇头,对于原因不置可否。劈柴烧火准备做饭时,他漫不经心地一瞥,一封书信和一枚晶莹珠玉赫然映入他的眼帘。他感到似有大事发生,急忙撕开信,少女娟秀的字迹让他如遭雷击,欲言又止,他蓦地拿起珠玉,呆呆地伫立在原地,目向北方。 几息之后,他猛的攥紧了拳头,甚至没有来得及把详实告诉老人,只对着屋子说了句简短的告别话,信手抄起几份干粮和水。没有任何的犹豫和迟疑,少年登船后拨弄双桨,扬起帆,径直游向北方。 他并不顾忌信中所说的危险,只知道少女救过他                                        他深爱着少女,这就够了。 他此时一脸平静,并没有少年们的澎湃热血,他知道此时慌乱无用,他并没有与敌手相较争锋的实力,贸然前去,白白送死,不是他的本意。他只能加快行船速度,可他知道不可能追上少女,但他扔揣着忐忑的希望,希望少女会回心转意,他决定了,即使少女是妖,他也要和她结定终生,执手偕老,虽然不能做花好月圆的鸾俦凤侣,但他亦无悔。少女清丽的面容早已烙印在少年心里,他不能舍弃。握着那颗蓝色的珠玉,少年能感受到少女就在他身旁,相依相偎。    少年终究力薄,暮色临近时,风浪急骤,少年再次陷入了危机,可他并不畏惧,收下帆后,他极力保持船身的平稳,使出浑身解数,拼力向前游去。                                                                        海面上回响着他的嘶吼,他并不甘心再次被这汪洋大海击败。他双眼红肿,大口喘着粗气,眼神愈发恍惚,他已经累了。惨然一笑,抬头仰望高天,黑茫茫难见光彩,只能隐约感受到云起云散。他咬紧牙关,目光陡然狰狞,无所畏惧地再次紧握船桨,死命一搏。要么他逃出生天,要么葬身大海,他已别无选择。一团浪花溅到船上,泼洒向珠玉,珠玉沾水后灵光一闪,刹那间飞到了海面,只见海面转瞬平息,急流尽散。他笑了,他知道是少女救了自己,少女应该就在前面,他顾不得稍作恢复调息,只是一心要见到少女。可事实并非他所想象那般,这是少女临走前与消失后所留下的珠玉遥遥呼应,少女知道他可能会再来找他,于是留下了这两颗珠玉,待少年危急时可释放法力      但因距离过远,其中所蕴含的法力已消耗殆尽,在最后一刻,珠玉化成飞沫飘到少年的船上,留下 前方危险,我已不在,君恩妾知,勿忘多安,这十六个字后,随风而散。少年心头一颤,仰天长啸,不能自已,哭的撕心裂肺,少女真的永远离开了他,他不承认,他要找到她,随手抹掉眼角的泪,少年相信这一定是个骗局。到北方一定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她一定就在北方,少年就这样固执地认为着,不管不顾。少年不分日夜地行进着,可除了茫茫海天,他再也找不到什么踪迹。他无可奈何,不停责怪着自己无能为力,可终究于事无补。他在海上周旋,变地日益消瘦,就在他决定要下海找她时,恍惚间一道不急不缓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回荡。                                                                如果我可以救她,你愿付出什么代价。这道声音虽平平淡淡,却像黄钟大吕,震彻少年此时无望而挫郁的内心。他下意识地左顾右盼,寻找这道声音的源头,脸上的急切如火如荼地昭示着他的焦急与紧张,可仍旧是那片海,杳无行迹。少年当即不假思索地对天大喊,我愿意付出我所拥有的一切。连喊了三遍后,算是对这个问题做了准确的答复,一束光猛地照射向少年的躯体,几息后,一把剑破空而来,平缓地落入少年手里,未待他做出反应,只觉一股澎湃的力量在他躯壳里涌动,他似在此刻拥有了可以搅海翻天,破灭一切的莫大神力。他看着手中利剑,按捺下心头的狂喜,抬头询问他要付出的代价,还是那道声音,不带丝毫感情地说,珍惜你现在的时间,向北去吧。                        原来少年的生命在他得到力量后,无时无刻不在流逝,他的生命即是他要付出的代价。少年笑了,没有再做任何的询问,翻身跳进了海中。 他的发丝瞬息间竟变成了灰白色,原先英气勃发,光彩湛湛双眸竟逐渐暗淡,摆布不匀的褶纹随着他势如破竹,一往无前地劈波斩浪而下进的深度,从头到脚,蔓延而增。少年对自己身体的变化无知无感,他目注前方,随手用剑斩去路途上的障碍,他深知自己时日无多,机会仅此一次。少女遭遇了危险,情况瞬息万变,时间已把他拿捏在手心,他除了拼死一搏,再无他途可救自己的心上人。他的速度已经快要超出他自身的极限,可他满脑子里都是少女的一颦一笑和她此时身处险境的危急境况。他闭上了眼,剑指前方。 速度再次猛然一增,他的皮肤在片片皲裂,眼角已渗出了丝丝鲜血,可他依旧不做理会。他知道她就在前方不远处,他要再快点,他们马上就要相见了。果不其然,前方果然有侍卫阻路,可他的速度早已无与伦比,虾兵蟹将们眨眼间,他已从中穿过,再等他们缓过神来时,早已化作原形,身首异处。少年通红的双眸预示着这里要血流成河,他手中的剑,从进入这片海域时就从未停过,他认为这些对他而说是该杀之物,理所应当,少女遇险与他们脱不了干系。不一会儿,他就已冲进此中深处,可越到深处,入目的是大片被困杀在笼中的鱼人,少年强压住愤懑,极力保持冷静,可眼前景象惨绝人寰,又怎能不让他心生悲恸,眼角的累与血交杂在一起,令他显得越发狰狞。                                                              他相信她一定还活着,那些兵将已被他杀地四散奔逃,溃不成军,他亦无暇顾及,他可以感应到她的存在,火速向前游去,如果少女又一丝一毫的损伤,这片海域都将给濒临寿尽的他陪葬。越行越深,他们间的感应也变地愈发清晰,片刻后少女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可她竟已遍体鳞伤,倚在笼中,奄奄一息。旁边一个手持金叉华服美冠的中年人,见他前来,知不可匹敌,便用法力包裹住困缚着少女的囚笼,打算用少女来威逼少年,可少年所向披靡,利剑已斩破他的胸膛。                                                                  少女身上的斑斑血迹,掩饰不了他双眸的明亮。她注视着少年,浅浅一笑,眼角泪光涌动。少年也笑了,可却是如此的令人惊悚,他衣冠不整,浑身上下如若经过血河的洗濯,通红一片,他的银白头发已寸寸崩断,成节纷落,只有手中的剑光亮如旧,不染纤毫。他意识到此时他面目的狰狞,一挥手,一道流波洗涤了他的全身,还来了他本来的面目,老态龙钟,只有脊背还如手中的剑,昂扬直挺着。他一挥剑,斩开了囚笼,两人就这样默默相对着,此刻千言万语都不能表达出这几日来彼此间所受的艰难折磨和深刻铭心的相思之苦。良久后,他上前紧紧抱住了少女,抬头仰望着这深达万顷的池海,举起手中的剑,破浪直上。片刻之后,他们冲出了海面,而后一路向南。                               时隔数日,他心满意足地救回了少女,可他却倒在了岸边,再也没有醒来过。            春来暑往,数年过去了。此时的海面一如既往地平静着,只见一叶孤舟,纵波泛游,一阵唧唧我我的欢声笑语,随风传到各个角落,原来就是我们的少年和少女在嬉笑玩闹。一番春秋冬夏,他们早已永结同心,珠联璧合,细细看他们一眼,真是觉得这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花好月圆。 事情又转到数年前,少年那时寿元即将消耗殆尽,命不久矣,难待朝夕。少女知这是人妖之恋中必经的大劫,他仅以凡体承受这无上伟力,躯壳已被冲刷地筋断骨裂开,能支撑到现在,完全是一股执念做引,而他的魂魄却已消散在天际。肉体之伤,以少女此时的法力,可疗可治,不存大碍,只是这重敛魂魄她却无能为力。正当她心焦悲痛时,又是那道声音。                                               事情总算浮出了水面。原来是少女的父王即寿终正寝,可大敌以此空隙,趁虚而入,在他羽化那天,打入宫里。可他亦不是易予之辈,自是留了道后手。他以生前的法力护住魂魄,保其经久不散,再将此传入少年体内,大败大敌,少年凡体自是承受不了,这也是他留下的最后一招,以自身魂魄为引,借少女修行数十载的法力,强行唤回少年魂魄,届时妖化为人,再也不存人妖之说,天证此理,合当完满。 就是如此,才有了今天的一幕。故事到这里也算告一段落了,历时五天,本人经过构思情节,编排结构,整理布局,总是出了这一全文,我会再经修改润色,望圈内的朋友,如看到这故事后,能不吝指教。我也快要走了,就以这故事,让我在听蛙里的故事告一段落。         
分享到:

悲喜相合人妖之恋辛苦磨折 浮沉来去有情人终长相厮守的评论发评论

加载中,请稍等...

写评论

  • 你可以输入300个字
  • 评论
  • 00:00/00:00

寒雪竹节霜的其它日志

喜欢这篇日志的人还喜欢了

在这里关注听蛙

关注听蛙微信,好音乐手机试听
扫码关注,手机听音乐
扫码,手机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