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从中来

近来每日只感头疼欲裂,心里块垒郁积,浑身不适。我说话时语无伦次,畏首缩尾,言不达意,便就连此时此刻,我仍感到周身压抑,头脑空白,明明已经想好的字句,转瞬即忘。我的灵魂似乎已经被刀刀割裂,支离破碎,碾为芥末,不复存在。我已经很久没和人说心里话了,我在包裹着自己,舔舐着孤独,积郁着沉闷,我的生活似乎苍白一片,毫无生机。我对自己的心灵扣问这究竟是为什么,我究竟在挣扎什么,我为何这般地拖泥带水,执着不放。在一次次的石沉大海,杳无音信后,我怅然无话,想把心事托付给悲风,交诸于明月, 我无能为力,我歇斯底里地反复将自己的心抽蚕拨丝,我要得到答案,丧心病狂的我终究是太过偏执了,或许我更应该质问我想要的是什么,而不是要得到什么。那个虚无缥缈,不切实际的东西,我就算是再为他殚精竭虑,苦思冥想,日夜不寐,还是百无一用。  我的文笔到了一个境界后,遇到了桎梏和壁垒,我解不开,打不开,枉费心机地挣扎着,折磨着自己。我想无忧亦无虑,无牵无挂地顺其自然,我的精神在扭曲和撕扯,我现在甚至不能明辨什么是对与错,我目眦欲裂地盯着眼前的屏幕,双手无知无觉却更像有团烈火在焚烧着我,令我麻木不仁地敲打键盘。素来只喝茶的我今天醉了,长路漫浩浩,难道要忧伤以终一生吗?   我的头在隐隐作痛,这的的确确是我真情实感下不知从何说起的内心独白,或许我要的只是更多的陪伴,仅此而已。                        
分享到:

忧从中来的评论发评论

加载中,请稍等...

写评论

  • 你可以输入300个字
  • 评论
  • 00:00/00:00

寒雪竹节霜的其它日志

喜欢这篇日志的人还喜欢了

在这里关注听蛙

关注听蛙微信,好音乐手机试听
扫码关注,手机听音乐
扫码,手机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