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历万乡

若有天我不复勇往 能否坚持走完这一场

踏遍万水千山总有一地故乡

城市慷慨亮整夜光

如同少年不惧岁月长

她想要的不多只是和别人的不一样

    我一直相信努力和付出总会给你带来希望和更多的期待,来上海第三年,从一个小小的UI设计师到高级设计师到设计部副主管,从住着10平米的房子到现在六十平,里面有很多无奈也有很多欢乐。人总是在生活和工作中寻找着认可,我在不停的想要做的更多,更好,也希望自己能够更强大,快点勇敢的迈向更高的台阶,我想,在这个城市里的很多拼搏的人们也是这般想吧。

  今天是2018年5月3号,距离高中挚友离开了上海又过去了一年。并且在此期间,我的一位大学同学,因为不愿屈服于父母在老家安排的工作,来到了上海和我一起住,那是2016年的5月份到2017年的4月,却也转瞬即逝,碍于父母最终的压迫回了老家进入了安排的单位上班。有这些朋友的那些日子里有些欢愉也有很多的对于生活的思考,在那些没有定数的明天里,在很多时候,很多人都不可能一直在陪在你的身边

  来上海头一年是最孤独的时期,工作还不是很理想,住在一间十来平米一楼小房子里,下雨卫生间还会漏水房间里也会潮气弥漫。恰巧那段时间沉迷陈粒的“致幻魔音”,每天骑车上下班,听着她的歌,憧憬着未来,也憧憬的她歌里的美好,可以让我忘记暂时的窘迫勇敢的追求更好。给了很多温暖和力量。她的歌有股带人通往神秘之境并且那里你无处安放的秘密可以随处安放,放松以及大胆的表达自己的感受,毫无顾忌的爱和不爱。是隐秘而又可以找到内心共鸣的声音。我想也多半是因为自我意识给她加上的一些特殊的寓意所在,这就是所谓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吧。

那时候时常在想,即使是现在也会不断的在思考,生命和生活的意义,一切的努力又为了什么,一切无言的坚持又为了什么,心之所向,在生存面前是那么渺小却又如此固若磐石般无法动摇。而更多的我想是为了逃离固化的社会阶层吧。自我意识是自然界最伟大的馈赠,如蔡康永在奇葩说里提出的疑问:为什么只有人类会提出“意义”这个词意识呢。为什么我们的人生应该有意义,我们的生命应该有意义吗,还是应如犬儒主义,道家无为一样。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大到国家沉迷在各自编制的社会体制架构之下,权利和利益者在争取这最大的掌控机会得到想要的,小到个人沉迷在自己编制的理想世界里,家庭和事业、理想的圆满。

 

亦如渺小的我,是什么在支撑大四快过年还在学校实习的我不怕黑夜严寒和孤独,倔强的一个人跨越整个空荡校园去晚了或许就寂寥无人的澡堂洗澡;我想更多的应该是一直是我惧怕的由贫穷所带来的世间的人情冷暖,它甚至比孤独来的可怕。而这些最可怕的却是一定程度上对于格局的认知局限。我知道我只有自己努力去争取去追逐,才会获得更多的选择权,去好好的让爱的人感受生命。而这些选择权就是我们理想国里描绘出来的现实主义。我的父母常常说他们也帮不了我什么,而他们已经给我了第二次生命,又何德何能去索取更多,养育之恩大于生育,不管未来怎样,他们永远也还是我的父母。不管是在社会阶层的最底部还是社会阶层顶端,阶级分化的分水岭早已固如金汤,又怎能责怪于任何人,这都是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它造就了我们,我们能做的就是走出固化阶层,为此而不懈努力。走向通往我们理想的美丽国度,不枉生命就此一生。

 

今天下午听到广播而恰好说明了我最想说的一段话,正因为我也同样来自于曾经狭隘的落后的农村。贫穷所带来的人性的丑恶是我从小就看的清清楚楚的一件事情,而无知愚昧的思想,在落后的农村那就是无处不在甚至是生存法则。也因此作为重男轻女的社会价值观的诟病所结的果的我自然也就身在其中。往事甚至是历历在目,一个普通的农村夫妻没法生育孩子而领养了一个女孩,在本身重男轻女的底层社会里甚至被认为是最低等的地位,处处受人冷眼、排挤、轻视乃至于光明正大夺取资源。广播里的一些观点道出了很多关于在社会底层阶级的人性所体现的各个拙劣的形态的现实。

   (人均资源越稀缺的地方人越难淳朴。在生活的最底层,无知愚昧,赍恨时坏。并非单纯语言的抨击,而是绝大程度上的事实。有人说死生线下,相残相伤,贫富线下,惨淡艰难。即便是兄弟姐妹,在遇到利益瓜葛也会鱼死网破甚至骨肉相残。

贫穷到极致的人太容易暴露人性中的恶,在最底层的人最首要的目标就是要活下去,为了蝇头小利可以头破血流,为了直接利益可以罔顾人命,致人死地。我为什么那么拼命,因为我见识过底层社会不为人知的 封闭,低劣,狭隘,和丑陋。一个人物质匮乏到极致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的时候,自尊和脸面就成了奢侈品,不择手段就成了动物的本能 。在底层那些社会阴暗面更为真切立体,所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都被放大无数倍。为了获取更多生存资源有那么多人丧失底线人格扭曲,贫穷到极致的人还会出现诸多心理问题,贫穷往往与自卑相关联,而自卑一旦发酵到某种程度便是疯狂仇富,报复社会,为了一己私利不惜以身试法。在两千多年前管仲就说过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我并不认为金钱是衡量一切的标准,我也不认为贫穷本身是可耻的。但我坚信认定自己的固化最低阶层,并且老死于贫穷的这种思想是极其可耻和可怕的,你不想要站起来谁也扶不起你。底层社会之所以不值得留恋就是因为物质上的匮乏要不断的面临人性的拷问。是谁说过:永远不要拷问人性,因为人性经不起考验。)


                                                          

                                                                  2018年5月
分享到:

历历万乡的评论发评论

加载中,请稍等...

写评论

  • 你可以输入300个字
  • 评论
  • 00:00/00:00

优雅的疯子的其它日志

喜欢这篇日志的人还喜欢了

在这里关注听蛙

关注听蛙微信,好音乐手机试听
扫码关注,手机听音乐
扫码,手机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