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伶-笛子版 支持听蛙 听蛙APP,下载音乐

无法试听请切换网络:网络1网络2
老祖宗说过:戏一旦开始,即使台下没有人,也一定要唱完。凡人不听,鬼神在听。




民国二十六年,七月七日夜,随着日军枪声响起,全国陷入一片水深火热之中,
此时尚未受到战火波及的安远县城内一片祥和,戏院的戏台上仍咿咿呀呀的唱着悲欢离合《桃花扇》,
你方唱罢我登场,只是不知这戏里戏外唱的是谁的悲欢谁的离合。
裴晏之,便是这戏院的“角儿”,方寸戏台上,只见他水袖柔婉、昆腔曼妙,
在一众叫好声中,生生演活了那敢爱敢恨、不惜血染桃花的李香君。

然家国破碎,山河飘零,孰能幸免。
不久,战火便绵延到此,日本人包围住县城,并来到戏院要求给他们单独演一场,以慰问所有日本士兵,
并指名裴晏之出场,若是胆敢拒绝,便烧了整个戏院乃至县城,所有人亦难逃一死。
裴晏之笑了笑,没有拒绝,转身坐到妆台前,描起了眉目。

是夜,小县城内一片寂静,映衬着戏院里灯火通明,日本人都坐在戏台下,喝着酒吃着肉,放肆谈笑。
锣鼓敲响,戏幕拉开,好戏开场。
台上唱的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台下坐的是豺狼虎豹,恶鬼当道。
随着鼓声急切,唱腔愈发悲愤,台下那些豺狼竟似也怔住了,就在此刻,台上“李香君”大喝一声“点火!”
直到敌人发觉,火势早已蔓延,想逃出去却发现门早已被堵得严严实实,整座戏楼都在他们不知不觉间被泼洒了油。

台上的戏还在唱着,正唱道:
“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

楼塌了,戏却未终。

位卑未敢忘忧国,都道戏子无情,怎知戏子也有心。




收录到我的专辑

赤伶-笛子版的专辑

暂时还没有收录的专辑
添加视频

赤伶-笛子版的视频

该音乐还没有相关视频
写日志

赤伶-笛子版的日志

赤伶-笛子版的评论发评论

加载中,请稍等...

写评论

  • 你可以输入300个字
  • 评论
共获得 631喜欢 178评论

丨千壶推荐的其它音乐更多

喜欢这首音乐的人还喜欢

精选单曲更多

扫码关注,手机听音乐
扫码,手机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