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334 戏子入戏,一生天涯

无法试听请切换网络:网络1网络2

他们也喜欢




昏黄的暮色恍恍惚惚微颤。五月的柳絮悠然落下,又被东风卷起。

她在戏台上涂着桃红柳绿的脸谱,甩着青衣水袖,抚鬓挥纱,清清淡淡的起腔,对着高山流水的音乐,咿咿呀呀的相合。

这出戏是《牡丹亭》。唱到“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她还是不自觉的一愣,然后又便不惊不澜的被她用清婉的音色带过。

暮色渐沉,焚香炉前,青烟袅袅。最后一曲唱罢。戏台外柳絮满天。

她眯起双眸,低眼看着台下那些陌生又熟悉的面孔的欢呼合掌,起起落落,仿佛一切都成了缄默。

犹记那一日,天色正晴,阳光正好。她坐在湖心亭,看着潋滟一湖的温水。忽闻岸边琴音袅袅,一丝一缕的沁入心弦。寻声望去,他一袭白衣,若踏入红尘,等在季节里的白莲开落,不染尘俗分毫。

他低头抚琴,几缕青丝垂到颊旁。清峻的琴音在指尖停顿片刻,便掺着紫檀木的幽香随着满天柳絮飞旋。

柳絮飘飘然的落在湖心,再没有沉下,惊起浅浅的涟漪向四方散去。他的琴声却在她的心上踏马而过,哒哒的马蹄,惊落了五月的桃花。

一曲罢。他合手起身,白衣飘然,抬眼间正对上她那双眸子,他看到她眼底有一片湖,湖水澄澈、纯粹。似乎和她一样,也更不如说她和五月的湖水一样,波澜不惊。他只是微微诧异,她是怎样独自拥有的这份淡然。于是,他们就这样望着,隔着山水之间所有的温柔。

柳絮飘飞的季节,他们相识。

从此,她四方戏台的下面多了一个他,在熙熙攘攘的人湮中,她总能看到那一抹白色,四季无常。

她在戏台上可以是很多人,但在他的眼里她却只是她,简单,纯粹的她。

她的曲子里流过了春花雪月,他在台下淡淡的看着,只是眸子里淌过了深情。

他对她说“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她说“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他对她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她说“细水流年,愿与君同”;他对她说"月下饮茶,念卿天涯”,她说“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她想,似水流年的光阴里,能有他陪伴,倒也不负这一世。

那日,唱的是《霸王别姬》,她是戏台上风华绝代的虞姬,她不止一次向台下顾盼,只是一曲唱完她还是没有看到熟悉一袭白衣。她在戏台上木然的怔着,看着下面的人潮汹涌渐渐消失,一个一个的身影从她眼前匆匆略过。那一刻,原来她也会不安。

清冷的月光洒下,她淡淡的起腔,合着夜色,一折又一折的唱着,不眠不休。

那日起,她依旧在这四方戏台上,抹着胭脂,舞着水袖,唱着曲子。只是她在等一个人,等一个曾经。虽然这一等便是好多年,虽然再也没有等到那袭白衣的出现。

“寒灯纸上,梨花雨凉,风雪又一年。”这些年物是人非也过了,沧海桑田也过了。世人都道戏子无情,只是无情之人并非无心。

她靠着木椅,望着桌上的茶盏浮花,沧桑多年,却终是明白了那句“戏子入画,一生天涯。”她轻笑,天涯,天涯,何处是天涯。她倒宁愿自己能踏马天涯,却只是感叹不由她。

罢了,她只是不再唱那曲《霸王别姬》。

文/翛尘
主播/洛尼

Vol.334 戏子入戏,一生天涯用到的音乐标记电台音乐

暂时还没有人标记电台音乐

Vol.334 戏子入戏,一生天涯的评论发评论

加载中,请稍等...

写评论

  • 你可以输入300个字
  • 评论
共获得 1221喜欢 205评论

柳絮随风散推荐的有声电台

喜欢这首电台的人还喜欢了

关注听蛙

扫码关注,手机听
扫码关注,手机听音乐
扫码,手机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