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颜

无法试听请切换网络:网络1网络2
  • 推荐时间 2017-11-23 18:06:32
  • 试听次数 400

他们也喜欢

嘿,这位客官,你可知,什么是劫?

锁骨交会下一寸,苍凉的刃尖刺入肌肤有瞬间的快感。我知道我不会流血,刃太薄,剑太快,伤口太轻浅。

黄沙拂乱了及地的裙裾,却吹不开蝉翼般的面纱。额前的散发太温柔,泛着朦胧压褐色的光,发尾向上蜷起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嘿,这位客官,我要说这发色美,可会令你滞了剑?

刃尖依然是入骨半分,沿着胸骨笔直的向下划,贪婪的撕开我覆着浅色伤疤的皮肉,一毫不差,停在第三节和第四节肋间。

近来过路的客官每一位饮了酒都与我讲,叶娘要来这片漠上寻七爷。可七爷哪是那么好寻,十年来不知道多少人寻七爷,可有哪位敢自称是寻到了的?若是寻到了,可如何没听闻哪位被七爷斩了?嗯,被斩,没人相信能有人伤的了七爷。

可如今七爷正被人用剑抵着,似是一触即碎的冰凉薄刃硬生生在胸骨上转了向,刃尖深入轻触在不停搏动的心脏上。叶娘的剑不杀人,有着如此温柔发色的女人如何下得去手杀人。死在叶娘剑下的都是禁不住恐惧惊惶,心跳剧烈以致被刃尖刺破心脏的人。

嘿,这位客官,可你如何知,我便是七爷?可是有人与你讲,漠上有间饮马驿,驿中的伙计总是分文不取给每位客官上一斛朝颜酿?你可是听他讲,切莫饮了那陈酿香?嘿,这位客官,我若同你讲,我已在此又等了你三年,你可会有印象?

十年前叶娘找到七爷,七爷赠了她一斛朝颜酿,尔后七爷的胸膛便留下了一道疤。七爷是头一个没有死在叶娘剑下的人,刃尖刺入的时候七爷咧嘴笑了笑,这发色真美。于是叶娘撤了剑,替七爷裹了伤,半载岁月一晃过,两人每日饮酒对剑,直到某一日七爷不辞而别。

并不是没人找得到七爷,只是七爷的朝颜酿能让人产生臆想。陈酿过喉便醉,醉了便吐真言,言过便即沉睡,醒来便不知今夕何夕,记不得三日的时光。于是没人知道这饮马驿,没人识得这陈酿香。

叶娘曾寻过七爷两次,每次不过是听传言七爷在漠上,饮了酒,刺了剑,遗忘了时光。然则叶娘大抵不知道,传言与她的便是七爷差与的人,七爷左不过是想见叶娘。

刃尖摩擦心脏有某种轻微的酥疼。嘿,这位客官,你可知我迷恋这冰凉的触感,不及迷恋拥你入怀的温香?七爷抬手去拂那面纱,向前俯身借着微弱的灯光想再瞧清楚一次叶娘的脸庞。刃尖瞬间被炙烈包裹。这一次我愿你记住我的模样。

七爷倒下的时候叶娘头一次感到了莫名的悲凉,汩汩的腥红染了满目七爷曾经温柔的时光。叶娘终还是为自己斟了一斛朝颜酿。我也只能幸喜,七爷并没瞧见陈酿封喉的伤。

撰文:沈凉 诵读:寒一

朝颜用到的音乐标记电台音乐

暂时还没有人标记电台音乐

朝颜的评论发评论

加载中,请稍等...

写评论

  • 你可以输入300个字
  • 评论
共获得 947喜欢 250评论

北堂柒步推荐的有声电台

喜欢这首电台的人还喜欢了

关注听蛙

扫码关注,手机听
扫码关注,手机听音乐
扫码,手机听